“曹氏自好立贱”说依据何在?
2019-06-10 10:59:36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     “曹氏自好立贱”说依据何在?

三国曹魏的第三代主子曹睿,做平原王时,娶河内郡女子虞氏,为正妃。等到他继位当了皇帝,要封皇后了,却放下这位原配,册立了他喜欢的姓毛的女子。

为这事,时任太皇太后卞氏,亦即曹操的皇后曹丕的亲娘曹睿的奶奶,颠儿颠儿前来安慰虞氏。谁知好心不得好报,碰了一鼻子灰。虞氏回怼卞老太太的原话是:你不用劝我,我早就知道“曹氏自好立贱”!这话说得很毒很狠,意思是,曹家向来喜欢立出身卑贱的女子为皇后。

虞氏此言从何而来呢?事实果真如此吗?

我们从号称魏武帝的曹操后宫说起吧。

武宣卞皇后。这位就是我们上面刚提到的卞氏。琅琊开阳人,魏文帝曹丕的生母。《三国志.魏书.后妃传》明白写着:“本倡家。年二十,太祖于谯纳后为妾。”卞氏最早操的职业是歌舞伎,二十岁上被曹操看上,赎身从良,纳之为妾。建安二十四年(219年),曹丞相拜其为王后——相当于皇后,因彼时曹阿瞒虽握国柄尚未篡汉自立称帝。

卞王后出身倡伎,如此来看,虞氏之“自好立贱”一说,似乎并非空穴来风,但仅凭一人,恐怕不能概言曹家好立贱人吧?接着往后看。

文昭甄皇后。这位是曹丕的皇后,中山无极人,曹睿的生母。甄氏可不是平民丫头,血统绝对高贵。《三国志》记,她三岁失父,小小年纪赶上汉末天下兵乱、连年饥馑,老百姓们无奈以家中金银珠宝换粮。而甄家趁人之危,用家中囤积的粮食轻松赚取无数珍宝。小丫头看不惯大人敛不义之财,劝母亲说,世道这么乱,咱们却利用囤粮套取财宝,常言道,匹夫无罪、怀璧为罪,更何况民众都缺粮饿肚子,我们反而借机发财,太不仁义厚道了;我看不如把咱家的粮食拿出来救济乡里乡亲,施恩惠而广种福田,多好!

如此心底善良的一个富家千金,怎么能和“贱”扯上关系呢?

原来,对曹丕而言,这甄氏是个“二手货”,是个结过一回婚的女人。她的前夫,是北方军阀袁绍的二儿子袁熙。过程是这样的,曹操父子率军打败了袁绍,平定冀州,袁熙逃得匆忙,来不及带上娇妻,结果被曹丕看到眼里拔不出来,当时纳之军帐,占为己有,且宠爱有加。甄氏为其生下一男一女,男即后来的魏明帝曹睿。(另有一个版本说,甄氏之美艳当时天下闻名,曹操拿下冀州,心中一直在暗自惦记着这个美人,不曾想被小子曹丕捷足先登,待他着人去传唤甄氏,美人已卧丕儿帐中。)

封建社会贞节就是女人的性命,有时比性命还重,从一而终是基本要求,甄氏这曾为人妇,又再嫁二婚,甭说两千年前的封建社会,即使今日,也难称纯洁高贵。故甄皇后之“贱”,无可辩驳。(需要说明的是,甄氏的皇后名号,是儿子曹睿给母亲追谥的)

上述卞、甄二位,一位尚属追谥,似仍不足以证明曹家有立“贱”之好。莫急,还有人物实证。

文德郭皇后。这位是曹丕冲破文臣武将重重阻力,于黄初三年(222年)正经册封的曹魏皇后。郭皇后何“贱”之有呢?来看《三国志.魏书.后妃传》这几句话:“文德郭皇后,……,早失二亲,丧乱流离,没在铜鞮侯家。”重点在“没”字上。这个“没”字,古人约定俗成的含义,是指一个人失去了自由身,说白了就是做了高门大户的家奴。

这就容易理解了,曹魏的皇后,早年居然因双亲早逝无所依靠,丧乱流离中沦落到铜鞮侯家当过女奴!对于一个尊贵的皇后来说,毫无疑问,这是绝对的“硬伤”,无法抹去的污点。天子的女人,怎么能曾经为人之奴呢!?所以也难怪在曹丕要册封郭后时,有臣子如此危言耸听劝他:“若因爱登后,使贱人暴贵,臣恐后世下陵上替,开张非度,乱自上起也!”如果单凭陛下宠幸而立女子为后,让一个贱婢陡然间贵为天后,臣担心这将开启一个恶劣的先例,将诱发贱民欺凌贵族、小妾无法无天恣意妄为!

郭皇后既做过人家奴,称其“贱”绝对不为过。

下面来说直接引发虞氏“曹氏自好立贱”这句牢骚话的人,明悼毛皇后

毛皇后是魏明帝曹睿的第一任皇后。黄初年间自民间采选入太子东宫。曹睿时为平原王,非常喜欢这位民女,平日里宁冷落正妃虞氏,常与毛“出入同舆辇”,形影不离,如胶似漆。

毛皇后之“贱”,出身低微是其一,更让虞氏和贵族们瞧不起的,是她有个总遭人耻笑的粗鄙的爹。毛父大名毛嘉,女儿进太子宫受宠,毛嘉得封骑都尉;女儿做了皇后,毛嘉晋升风车都尉,德天子赏赐无限。不久,受封为平乡侯,光禄大夫。细刨毛嘉的底子,其实他本是个制作车辆的木工。这位一直生活在底层的工匠,毕竟肚子缺墨水,是个粗人,一朝封官加爵,不知如何是好。最招笑的一次是,天子女婿即明帝曹睿安排在他这个丈人家设宴款待群臣,毛嘉“其容止举动甚蚩騃,语辄自谓‘侯身’,时人以为笑。”模样傻不叽叽,手捧酒杯各桌乱窜,逢人张口便自称“侯身”,生怕别人不知他是侯爷,招来众人一片耻笑。如此便更增加了人们对毛皇后的小瞧。

虞氏因了一句“曹氏自好立贱”,加之诅咒曹魏“苟不能以善始,未有能令终者也。殆必由此亡国丧祀矣!”惹恼了明帝曹睿,被废黜妃名,幽禁邺宫,凄凉至死。

封建王朝后宫女人的勾心斗角,毫不逊色于民间百姓之妻妾妯娌们的争风吃醋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自古人性使然啊!

 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